抹茶粉的绿色是来自蚕大便的铜叶绿素?专家直言不可能

抹茶粉是蚕宝宝大便? 图/ingimage抹茶粉是蚕宝宝大便? 图/ingimage日前多篇媒体刊登标题非常耸动的新闻,说某营养师说「抹茶粉是蚕宝宝大便」「抹茶的绿色是由蚕沙里的的铜叶绿素制成(蚕宝宝的粪便又称蚕沙,是一种中药材」。顿时新闻里写道很多消费者哀号,说以後不知如何再面对抹茶,韦恩的朋友也纷纷来问我这个消息的真伪。韦恩认为这是个以讹传讹的网路伪消息,却被挂着专家头衔的人背书後,让大家信以为真,这是非常遗憾的事。因为至少在台湾,抹茶也不可能添加蚕沙,更不可能添加铜叶绿素,铜叶绿素现今的作法也不太可能是来自蚕沙。

所以这一系列全都是错误的资讯,却可能造成台湾消费者不喝抹茶或绿茶的心理影响,甚至这消息如果传去日本,也可能大大影响台湾出口绿茶粉到日本的产业,因为台湾因为生产优质的绿茶,每年都会出口优质的绿茶粉到日本去,是日本绿茶粉的大供应来源,这又是台湾另一项隐形冠军。如今这些产业,可能就被未经查证的专家以及这些渲染过的文章所毁,所以身为茶叶界与食品界一份子的韦恩,不得不出来澄清,也希望媒体与该营养师看到此一正确讯息之後能够出来更正。

什麽是铜叶绿素

首先,铜叶绿素是什麽?依照食安法的定义,它是食品添加物中的着色剂,也就是大家俗称的色素。它带有鲜明的绿色,是合法可以使用的。叶绿素本来是食物里最天然的绿色,也是大家喜欢的颜色,只是叶绿素怕热、怕酸,一下子就会失去绿色变成褐色,所以不耐存放加工,因此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专家从植物中提取叶绿素,经化学方法部分修饰(或稳定,以铜取代该分子的核心,而得到稳定的着色剂,这就是铜叶绿素。同样类似的作法,也可做成他的兄弟,铜叶绿素钠。

铜叶绿素可依据我国「食品添加物使用范围及限量暨规格标准」之规定,作为着色剂添加於所规范适用的食品中。依规定铜叶绿素得添加於口香糖及泡泡糖、胶囊状、锭状食品;铜叶绿素钠则可用於乾海带、蔬菜及水果之贮藏品、烘焙食品、果酱及果冻、调味乳、汤类及不含酒精之调味饮料、口香糖及泡泡糖、胶囊状、锭状食品。合法使用铜叶绿素或铜叶绿素钠之食品,其成分标示应详实揭露该添加物之名称,不可以标示、宣称为「天然色素」、「天然叶绿素」。

抹茶不可能添加铜叶绿素

所以法规写得很清楚,铜叶绿素只能添加於三类食品:口香糖及泡泡糖、胶囊状、锭状食品。其他食品都不准用,用了就是违法,因此抹茶是不可能使用铜叶绿素的。

黑心橄榄油事件也是因为添加铜叶绿素

如果大家还记得2013年时造成大众惊慌的黑心橄榄油事件的话,惹祸的主角正是铜叶绿素。当时,位於彰化的大统长基食品厂,就是被查获在大统特级橄榄油产品标示宣称「100%特级橄榄油」却在里面混加了低成本葵花油,而为了遮掩颜色不对的情形,所以它又违法添加铜叶绿素。因此大统长基的负责人高振利被起诉後认罪,并与部分盘商和解,二审判高振利12年徒刑,大统长基罚金3800万元确定,高振利并於2020年获得假释。如果高振利早知此一说法,在法庭上坚称添加的是蚕宝宝大便,难道就可以脱罪吗?经过了这十年,他会不会觉得扼腕呢?(笑。我相信台湾抹茶业者一定也是不齿高振利的行径,不会做同样添加铜叶绿素的违法手段的。

茶的颜色是判定品质的重要依据

所以很明显,不在准许之列的食品,是不得添加铜叶绿素的,这样的立法目的就是为了避免以添加色素来鱼目混珠,让低品质的产品混充为高品质的产品,因为很多产品的颜色是品质判断的重要依据。因此,以绿色为品质分级重要关键的抹茶当然也是同样道理。

其实不单是抹茶,应该是在台湾所有的茶叶都没允许添加色素,我想理由都很类似,欣赏颜色是喝茶食很重要的一项享受,颜色也是判断茶叶品质一项重要的依据,所以不该以人工着色来干扰。就像韦恩前文食安谣言的手法-人造的美丽误会,从泰式奶茶的橘色谈起说明过,为何在泰国喝到的泰式奶茶是特别的橘红色,而为何在台湾买到的泰国茶包泡不出这个颜色,因为泰国红茶添加了色素,而不是厂商宣传的泰国土质呈酸性,所以茶叶含氧化铁(铁锈泡出就是这个颜色。这种宣传的浑话,与这次的抹茶事件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铜叶绿素同样不能添加於烘焙、甜点等食品

然後我猜有人会想狡辩(因为我看到某些新闻有点警觉不太对劲,把标题由抹茶偷偷改为抹茶粉,说这里的抹茶指的是抹茶风味粉,是添加在抹茶冰淇淋、抹茶蛋糕的里面的调和粉,就像泰式奶茶粉包就可以添加色素了不是吗?这边我还是会说「你还是在乱说」。因为铜叶绿素就只能添加於三类食品:口香糖及泡泡糖、胶囊状、锭状食品,其他烘焙食品、甜点都是不能加的,请不要再乱牵拖了。

我想最直接的证明就是,请说出抹茶有添加铜叶绿素的人提出证明,请提出市面上有这种产品、或成分里有铜叶绿素的标示,没有证据就乱攻击,只会让整个茶业界落入如大统长基一般黑心制造商的臭名。

铜叶绿素不是来自於蚕大便

另外,说铜叶绿素来自收集的蚕大便,因为蚕大便里有很多叶绿素。我翻遍目前食品业铜叶绿素制造商,没找到有人使用蚕大便作为叶绿素来源的。叶绿素在世界上并不稀奇,蔬菜植物里面就很多了,何必自找麻烦去收集卫生很有问题、收集成本也很高的蚕大便呢?我看到叶绿素来源不是绿藻、菠菜、就是羊茅、苜蓿,这些来源都是天然食品,根本合理多了。

而如果有哪家铜叶绿素是来自於蚕大便,也请提论者举证。

抹茶是最精致的茶叶之一,有其严格定义

抹茶的原产国日本对抹茶有严格定义(緑茶の表示基准,公益社団法人日本茶业中央会,2019,抹茶指的是以覆盖栽培生产、不经揉捻、再以碾茶炉乾燥得到的碾茶,再以茶臼等器具制成的微粉状茶「碾茶(覆下栽培した茶叶を碾茶炉等で揉まずに乾燥したものを茶臼等で微粉末状に制造したもの」,所以从栽种时就要很费心的以遮光网遮去大量阳光,让茶叶的甘味提高、涩味降低,再以最快的蒸菁方式将茶叶蒸熟,再加以乾燥,并且不加以揉捻,最後再很仔细的以慢速、低温的石磨或是石球打击,将茶叶变成纤细的微粉,同时保留最多的鲜绿色。因此,高级抹茶价格高达一公斤数十万也是有的,也不会有人甘愿砸了自己的招牌添加色素。

假消息不宜一传再传

其实我追溯这条消息来源,远从2000年左右的日本网路论坛就看得见,而且近年来很多日本网路上的讨论也是对这条嗤之以鼻,也有人认为是受到了红色色素胭脂红来自仙人掌上的胭脂虫的影响而改编的胡说故事。

所以台湾消息很可能就是从日本网路上不求甚解的抄了过来,翻译的语句还不太通顺,而因为没有专业知识,所以就信以为真,文中也一直将铜叶绿素与天然叶绿素混淆。媒体见到这麽猎奇的题目,也就大肆转载,落的消费者、产业都被这种假消息风评被害,这是社会的不幸。

如今,韦恩只能呼吁提出这论点的人必须提出相对应的证据,否则有良心的媒体应该出来更正,让抹茶、绿茶业者获得澄清,回复应有的清白。

原文出处:韦恩的食农生活

可以吃的南籽兮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